戴花花的小眼镜

小舔屎安吉拉:

冰天雪地,小牧民迷失在了白色的世界里,翻过一座山头,他发现了危险的狼群,那是他第一次与头狼四目相对。 

哈哈哈哈哈哈笑die了

时光吱吱吱卖安利:

大家好。


不知道有没有人发过这种东西。


嗯……








日本花村日本花村黑道岛田家解散了


日本花村黑道岛田家花村岛田家解散了


死弟控死弟控岛田半藏


任性宠弟任性宠弟


欠下了欠下了3.5个亿


带着他的欧豆豆跑了


我们没有没有没有办法办法


拿着围巾护额抵工资


原价都是100多200多300多的围巾


统统20块


20块20块统统20块


统统统统统统20块


半藏死弟控死弟控半藏


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人


100多200多300多的护额


统统20块统统20块


半藏死弟控死弟控半藏


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人


我们辛辛苦苦干了


辛辛苦苦给你给你干了大半年


你你你不发不发工资工资


你还我还我血汗钱


还我血汗钱














一位底层劳动人民的呐喊。


跑路。

半蔵射日与源氏奔月

笹船:

严重OOC,失眠时的脑洞深不见底。无刀一发完结。


提前祝各位中秋快乐~!(好像太提前了……)


主源藏,含R76,冰爆组,双飞组,单身狗麦爹




       在花村,有一位箭术高超的武者,名叫半蔵。他有一个中二病不轻的弟弟,名叫源氏。兄弟二人虽然时常因为弟弟的贪玩和中二发生争执,但是两人的生活还是可以算得上小确幸。


       直到某一天,世界发生了异变,天上出现了十个法芮尔。一时间,天上降下无数正义,火球遍地,生灵涂炭,地球危在旦夕。


       世界各地的人们听闻半蔵随缘箭法无人能及,纷纷慕名到花村请求他出手相助。


 


       来自澳大利亚的詹米森对他说:


    “请救救我的女友吧。她是一个冰雪聪明的女孩,但是天空上那十个该死的法芮尔,已经快要把她给烤融化了!我们曾经约定好一起去漓江塔,然后在路边摊吃一碗桂林米粉,这一切都还没能实现,我的小美就要化成一摊雪水啦!”


       发际线再度后退的士兵对他说:


    “请救救我家瑞破吧。他从阴影中降临,但是自从天上出现了十个法芮尔,已经没有阴影可以供他降临了,我也很长时间没能再见到他了。经历了那么多波折,我已经不想再一次失去他。”


       嘴里叼着根雪茄的牛仔对他说:


    “快干掉那些法芮尔吧,我每天都要说几百遍午时已到,嘴都要累歪啦!”


 


       半蔵深知自己所肩负的责任,他拿起自己的大弓,对准天上的十个法芮尔。


       不知道射了多少箭,总之天上终于只剩下一个法芮尔了,就在这时,天使出现了。


    “你们不能杀死所有的法芮尔,她是火,她是光,她是希望。她就是我的太阳。想想看,如果没有太阳,你们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


       詹米森想到女友休眠时变成冰块的场景,不禁打了个寒颤。


       士兵想到自家瑞破夜里的那些举动,不禁扶了扶自己的老腰。


       麦克雷更是吓得连雪茄都掉了。


    “那我的午时已到怎么办?!”


       但是牛仔不愧是牛仔,他很快就反应过来。


    “不对,法芮尔是你的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的太阳还挂在天上呢。”


       然后天使朝着他掏出了小手枪。


       半蔵最终还是收起了弓,因为他深知过犹不及的道理,也深知自己带来的箭都射完了……


 


    “感谢你深明大义地留下了法芮尔的性命,也感谢你拯救了世界。”


       天使拿出一个精巧的药瓶,递给半蔵。


    “这是我新开发的药丸,吃下之后,能获得令世人惊叹的屁股,但是它的药效太强,我建议你和自己最亲最爱的人分半服用。”


       说完,天使拉着法芮尔的手,消失在天际。


 


       半蔵回到家,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自家弟弟。兄弟二人决定今晚对月饮酒,然后把药丸分着吃掉。


       然后半蔵就出门买酒了。


       源氏盯着药丸,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哥哥已经拥有了世界瑰宝的胸部,如果再获得举世惊叹的屁股,那将会引来多少人的目光,为自己招来多少情敌。


       哥哥就由我来守护!


       被嫉妒心和占有欲蒙蔽了双眼的源氏打开药瓶,将药丸整颗吞了下去。


       吃掉一整颗药丸的源氏,感受到了极其强烈的变化。如果说,半颗药丸就能让人获得举世惊叹的屁股,那么一整颗药丸带来的,就是全身都在凸显这个举世惊叹的屁股。源氏的身体被改造了,成为了一个浑身上下都在凸显屁股曼妙曲线的存在。


 


       回到家中的半蔵看到了地上的空药瓶,立刻就明白了一切。


       他在主厅跪坐下来,放好准备用来盛酒的空碗,感受到身后一阵熟悉的气息。


    “敢做敢当,躲什么。”


       源氏从阴影中慢慢现身。


       半蔵并没有转过去看他,只是冷冷地发问:


    “为什么要独自吃掉天使给的药丸?”


    “因为兄长已经有了世界瑰宝般的胸部,不再需要屁股。”


    “什么?!”


        两兄弟一言不合,战火一触即发。


    “那你就这么想要举世惊叹的屁股吗?!”


    “哥哥你什么都不懂!”


       源氏吃下的药丸带来了副作用,赋予他机械般强悍的体格。他终于打赢了自己的哥哥,将锋利的刀刃架在对方的脖子上。


    “你根本就不了解,我对你的羡慕、嫉妒。”


       源氏收起长刀,摘下自己的面甲,澄澈的双眸一如往昔。他直视着自己的兄长,缓慢而坚定地开口。


    “还有我对你的爱。”


       源氏走上前,拍拍兄长的肩膀。


    “屁股和弟弟,选一个吧。”


       他知道自家哥哥还需要时间,但是他坚信哥哥一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只是现在,他必须暂时离开了。


    “如果你想好了,就来月亮上找我。”


       说完,源氏向月亮奔去。


 


       白兔源在月亮上跟着遁入月亮的禅雅塔潜心修行,却无时不刻都在思念着自己的哥哥。他终于忍不住向大师提问道:


    “大师,我哥哥为什么还不来,难道他根本就不爱我?”


       禅雅塔摸摸白兔源的头,用充满了宁静与祥和的声音回答他。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大师……我听不懂……”


    “……因为他们还没有制定好登月计划。”


 


       地球上,由于之前被十个法芮尔接连好几天使用天降正义,地表已经千疮百孔,再也不适宜居住。于是在温斯顿的带领下,秩序之光和托比昂终于合作研发出新型炮台推进式传送面板,将守望先锋的成员们都传送到了月球上。


       半蔵得以和弟弟重聚,守望先锋的成员们也由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等等,那我的午时已到怎么办?!”


 


       强行Fin


 


      


附赠源氏奔月小剧场






梨花同梦:

借用了一个梗。(给自己发发糖

丨因为我是死神,你喜不喜欢我都无所谓

我喜欢你就行啦。

死神背后有什么?

大扎克:

就想在开学产点什么


日记模式瞎扯淡小段子


R76R没差  OW爆炸前互相喜欢前提 OOC会有 死神视角   并不是一天紧挨着一天的日记 隔几天大家自行安排【靠   整体按套路来的。


本来前提设定是莫里森在爆炸中死去,想想人类为什么要互相伤害呢,所以没有吧,请放心。


结尾放家宠。



1.


X月X日



今天是我莱耶斯成为死神的第几天?记不太得了,死神才不会在意这些。

这些天总觉得背后毛毛的,像是有什么人跟着,当然以我的警觉不可能让人活着跟踪这么久。


随口在黑爪同事面前提到了,一个找死的菜鸡跟我说可能是被鬼盯上了,老子一枪就把他干趴下。

尽他妈瞎扯鸡巴蛋。



2.


X月X日




去神殿做任务的时候顺便找了个法师算命。


是顺便。


没有特地去找,鬼魂这种东西我怎么会怕,我是收个灵魂的死神,经常跟这些打交道。

老法师说确实有东西跟着我,并不是什么坏厉鬼,好好谈谈就能送走,给了我一瓶药水,说涂眼睛上就能跟那玩意儿交流。

谁要这200刀的狗玩意儿。

这下没钱买新吉他了。



3.


X月X日




晚上打算试一下药水,如果是假的我就去终结那个法师的老命。



不过这东西味道还真不错,有点薄荷香,会不会辣眼睛?

总之我还是涂上了。

然后还真看到了。

比鬼还糟糕的东西。

妈的,莫里森。



4. X月X日




莫里森:「你能看到我?」



这个不经用的童子兵仍旧一副傻样,就像刚来我的部队时那样。

既然跟着我的是他,就很好说了,我拖过椅子坐下,用杀人的眼神盯着他。

大半会他还是像脑瘫疑惑地看着我。

哦,忘了,带着面具。

我轻咳一下,「你死了还跟着我做什么。」

「天呐,莱耶斯,」他听到我的声音后表情显得有些惊讶,「你得喉癌了?」

操你妈的,莫里森。



5.
X月X日



「不要想太多,我也不想老跟着你,看你到处杀人,在战场上挑三拣四的选哪个灵魂吃,大半夜抱着吉他在屋顶“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或者听到有鬼跟着你半夜用被子裹着全身睡觉……」



「……」

我用霰弹枪朝他开了几发。

虽然打不中。

但我的意思是他可以闭嘴了。

这是对我的隐私极不尊重。

死了还这么烦人。

莫里森住口后在我房间里漂了一圈,「我没办法离开你。」

「少恶心人了。」

「我只要离你十米左右远就会被莫名其妙的吸过来。」

说真的,关我屁事。


我离开你心脏还会莫名其妙的疼呢。




6.


X月X日




能看见莫里森之后总觉得浑身不自在,但知道背后灵是他要看不见就更不自在了。

天知道他会跟在后面看到什么。

「莱耶斯,你都不洗澡吗?」莫里森躺着飘在空中。

「……」

我现在他娘的在执行任务。

你跟我扯这个?

「干你屁事。」

莫里森歪过头,「脏,你以前在暗影守望都是个死洁癖,现在怎么跟野人一样?」

我很怀疑他变鬼魂之后是不是还在麦克雷那里呆过。

「听着童子兵,我在执行任务,不要烦我。」

「那你为什么不洗澡?」

我把霰弹枪狠狠地丢在地上。

「我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在迅速的死去然后重生,你觉得我需要洗澡!」

他愣住了,并用怜惜的眼神看向我的跨间。

「抱歉……那你的小加比是不是也……」

操你妈,莫里森!




7.
X月X日



我最近都不接任务了。

没错原因就是那个童子兵。

明明被挖来我部队的时候还是个乡下玉米甜心。

现在怎么就变了。

岁月磨人。

还带走了他的发际线。

噗。

虽然不明显但是每年我会觉得他发际线在节节升高。

估计四五十岁就是个秃头佬,还好死的早。


嗯,还好。



8. 


X月X日



昨天日记被莫里森看到了,他就在我的面具上写“狗比”两个字。

很不公平,他能动我的东西我却碰不到他。

「这是油性笔?莱耶斯,我想你要换个面具了。」

宝贝儿,看到我背后的黑烟了吗。

我很生气,真的。

「干你的莫里森。」

「嗯?我也想啊,」他挑眉,向我飘过来,「先面具摘下来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忽视他的话打算走开。

莫里森半透明的身子飘在我前面,他伸出手轻碰了一下被写着“狗比”二字的面具。

森白的骷髅掉在地上。

连我自己都不怎么想去看的脸暴露在他眼前。




「还以为有什么特别的,不就是莱耶斯吗。」他这样说道。




9.
X月X日



我是个雇佣兵。

靠杀人吃饭。

但是我的背后灵一直在阻止我吃饭。

莫里森在后面扯着我的披风咋咋呼呼的:「嘿,莱耶斯,那是个还没成年的孩子,你不能杀他!」

「去你妈的莫里森,老子接的任务就是这个,不杀你给我钱啊!」

那小屁孩看不到莫里森就瞅我一个人在那里对空气骂脏话开枪的被吓得直接翻白眼晕过去。

我摊手对莫里森说道:「我可没动他。」

「……」

莫里森飘过去确认屁孩还活着之后就拽着我的衣尾往后拉。

其实这么小的力气我完全可以甩开他给那小东西补一枪。

仔细想想我也不缺这笔任务钱。

随便吧。



10.
X月X日



「这家面包店出新品甜甜圈了,玉米味的,莱耶斯?」莫里森的眼神有点小期待。

真是烦死了,你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又不能吃。


「先生,您的五个玉米味甜甜圈请拿好!」

「……」

我抱着装满甜甜圈的袋子对着在旁边偷笑的金毛丢了个威胁的眼神。

哦对,我带着面具。

「……童子兵,我警告你不要在看着我。」

莫里森笑了几声,手搭在我的肩膀:「快尝尝吧?」

事实上,我也不用吃东西。

管他呢。

我拿出一个咬了一口,不得不承认这甜甜圈很好吃,夹着几分玉米的香甜味儿,不像别的甜食腻让我想杀人。

配上咖啡会很不错吧。

「很遗憾,不然我想你会喜欢这个的。」


「不会,一点都不遗憾。」


11.


X月X日




凌晨四点就被讨厌鬼拉起来了。

有种身体被掏空的感觉。

「你找死。」连着将两把霰弹枪朝莫里森丢过去,一把一把穿过他的身体重重地落在地上。

「这是武器不是垃圾,莱耶斯。我还以为你现在不需要睡觉呢?」

要是以前睡眠是生理需要那现在睡觉就是我的兴趣爱好。


我换了个站姿:「说吧,大清早的闹什么?」

「没什么,我就是想看你被吵醒非常火大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


老狐狸。


「死吧,你他妈就不是什么好鸟。」

「我不是好鸟?那你的还是烂鸟呢。」

「……」

你肯定不是我的杰克。

莫里森大概看出我的面具都要被气分解了,转口说道:「开玩笑,放轻松,我的老伙计。」他指指窗外,「一起去看日出吗?」

「不去,别问为什么,我怕你回光返照。」我拒绝的很干脆。

莫里森愣了几秒,飘到我背后企图把我推出去:「不会的,加比,不会的。」

语气像在哄小孩,明明我比较年长。

「行了,走吧。」我顺着他走出屋子。

靠着墙坐在地上,他站在旁边。

没有人说话,等了不知道多久。

远处的光芒逐渐显露得越来越耀眼。

而我的视线始终落在旁边已经快与阳光融为一体的金色。

「你会去哪?」

「哪都不会去吧,或许。」



12.


X月X日




莫里森不见了。

这是早晚的事,应该说,他不见之前一天的所有现象都太过明确。

明确的说明他会走。

他就是个十足的骗子,不管以前还是现在。

还记得前几天夜里跟他交谈了一宿。

关于部队的,关于守望先锋的,关于我们的。

我们都非常确信,无论几次重来,我们的选择都不会变,守望先锋还是会瓦解,爆炸依旧会发生,莫里森仍会死去。

没什么大不了的,该走的就走吧。

死神的日子没有尽头。

我还有很多时间可以等。



13.


X月X日




冰箱里放着两个玉米味儿甜甜圈。

今天黑爪女同事来跟我讨论任务的时候居然想动它们。

开玩笑。

还有个人没吃到呢,怎么能先给别人碰。



14.


X月X日




不想当雇佣兵了,不想待在黑爪了,想当个废人。

不,废死神。

整天举着霰弹枪肩膀酸,每次任务枪林弹雨,又是灰尘又是血迹,风衣脏的要命。

想在家种仙人掌看电视过活。

最好再有个守望前指挥官帮我打扫家务做饭吃……

莱耶斯,你脑袋真是跟着那家伙一块消失了。




15.
X月X日


 




杰克。




16.


X月X日




愚蠢的猴子在召集守望先锋前成员们。

让他把“叛徒”叫来也好。

方便我干活。



17.


X月X日




重建守望先锋?

这也太可笑了,还没有吸取教训吗。

尽是些让人生厌的家伙。



18.


X月X日




同事黑百合跳槽了。

她居然跑去守望先锋了!

这样比较好狙猎空的脑袋?

还问我要不要过去。

这女人真是疯了,雇佣兵好着呢,我没事跑去受这罪干什么。


曾经的苦头还没吃够吗。



19.
X月X日



今天是在重建的守望先锋工作的第一天。

领两份工资挺好的。



20.


X月X日



工作的第二天。

防守目标点。

队友有猴子,培根,垃圾铁罐头,夜店dj和个印度黑妞。

这种配置我一个人单干就行。

进行到一半,印度黑妞突然说裙子沾到污渍不干了,随手打开一个蓝色的……任意门?就走了。

剩下5打6。

尽是些靠不住的,不如我一个人单干。

绕后送走对面疯老鼠之后被他死前撒地上的炸弹给顺手带走了。

咳,希望没人看见。

等了几秒重生,旁边显示有人加入队伍。

随后门那跑过来个蓝白夹克戴面罩的白发老头。


这身衣服搭配品味我还能说什么?光是打扮上我们就拿不到S评分了。


那人就跑在我后面也不知道在对谁说了一句。





「士兵:76,向你报告。」


 


【0.】


O月O日


 


那个从乡下玉米田来的小子有着一头好看的金发,看到我背后的训练场眉宇间都透着股兴奋劲。


他用着不响却十分精神的声音向我说道:「长官,杰克·莫里森,向你报告。」


 


21.


X月X日


 


这不就等来了吗。


 


 


 


 ——————————————


又是没什么逻辑的小段子


谐并且装逼


Bug就不提了!莫里森大概就是爆炸之后昏迷期间的个思念体一样的存在吧???


不想配图了 直接最近画风诡异的水仙76,金毛小狐狸白毛垂耳兔爱你【比心



好喜欢

BZ白:

他们意见向来不同,却都得不到想要的
他们危险又甜美,美好却令人窒息
他们将他们的疯狂与年轻连同爆炸一起埋葬了起来
再次相遇后,所有的证据已不复存在

意识流条漫,配合歌曲食用更佳
分享 Marilyn Manson 的歌曲《Evidence》http://t.cn/hrtNNV

第二张看的停不下来啊哈哈哈哈哈哈

好好喂狗:

搞事 搞事 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