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花花的小眼镜

[刀剑乱舞]迷乱09(R18,all婶,一期一振X女审神者)

孙尘:

all审文,内含玛丽苏,R18,OOC,大量私设,小学生文笔,不喜慎入。


本章有肉,一期一振X女审神者,


下一章,加州清光X女审神者


====================================================


审神者在本丸安心生活的一周,大家都对审神者恭恭敬敬,也没有任何刀剑做出任何出格的行为,至多也就短刀们像往常一样,天真无邪求审神者抱抱,或者加州清光执着的问审神者:“主公最喜欢的我把?是吗是吗?”


“是……”审神者像哄孩子一样说,“我最喜欢清光了。”


“诶!主公大人不喜欢我吗?”狮子王问。


“……本丸的所有刀剑,我都很喜欢呢。”审神者摸摸狮子王的小脑袋,微笑地说。


这样的日子何等安宁,仿佛从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


日子越是安宁,审神者就越是觉得浑身慵懒无力,做什么事儿都提不起精神来。


这一日,审神者去泡温泉,门外挂起了“审神者使用中”的牌子,五虎退守在门口。审神者褪去衣物,接着入水,她认真审视自己赤裸的身躯,不禁觉得伤感。


肉,你们要的一期一振X婶婶




================================


加州清光在到处寻找审神者的身影,但却没有找到,听压切长谷部说,今天随身守护审神者的短刀是五虎退,他便转而寻找老虎或者五虎退的身影。


菜地里,五虎退和小老虎们正在和乱藤四郎一起玩耍,加州清光走过去,问:“五虎退,主公大人在哪儿了?”


五虎退笑得说:“主公大人在温泉池沐浴呢。”


“诶?”加州清光疑问,“那你不守在外面在这里,真的没问题吗?”


五虎退笑得天真无邪:“没问题,一期尼帮我守在门口了。”


“什么?”加州清光脸色一变,也未多说什么,转身就往温泉池跑去。


五虎退见加州清光脸色,忽而觉得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错事,便问乱藤四郎:“乱,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加州桑的脸色变得好可怕。”


乱藤四郎说:“加州桑一定是想和一期尼抢主公大人,所以才那么可怕。五虎退可没有做错呢。”


“真的吗?”五虎退问,“但是主公大人真的喜欢一期尼吗?”


“很喜欢的,一期尼没来之前,主公大人不也天天盼着他来吗?”


乱藤四郎的话,让五虎退心里好受了些。但五虎退又不禁担心审神者,因为之前,药研藤四郎曾再三嘱咐他,不能让一期一振靠近审神者的。可五虎退又想,如果是温柔的一期尼的话,是绝对不会伤害审神者的吧?




清光肉前奏




====================================


一期一振专注守在温泉室门口,嘴角噙着淡淡笑意,依旧是平日里那个温柔谦恭的王子殿下。这时,莺丸走了过来,看到一期一振,微笑说:“这也真是……吓了我一跳,难得主公大人在里面,你却没有进去吗?”


一期一振看到他时,皱起了眉头,审慎的打量莺丸:“我可是忠于主公大人的刀剑,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呢?”


“那么……”莺丸作势想往里面闯,一期一振拦住他,说,“主公大人在里面沐浴呢,莺丸大人,不能进去噢。”


莺丸眯着眼微笑,笑的和蔼温柔:“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一期一振沉默片刻, 又问:“这样继续下去,主公大人会不会承受不住?”


莺丸说:“一期一振,既然做了,又何必心软呢?”


“我不是心软……但是主公大人万一精神崩溃,做出意料之外的事情,对这个本丸来说有害无益。”


莺丸微笑:“相信吧,我们的主公大人可不是这样软弱的女性。”


一期一振说:“莺丸大人,还请你拿出可靠的说辞,像主公大人上回的反击,相信您也不想经历第二回了。”



为什么你没有女朋友系列

笑成狗了哈哈哈哈哈哈

岚兮:

乙女向,all婶,ooc注意
既然情人节已经过了就不撒糖了,来点逗逼的。
感觉这个梗有点老了,如果撞梗的还请见谅。

へし切长谷部
“主公跟我抱怨说最近任务太多资料都要看到深夜,要是有个人能陪着就好了。”

于是心疼主公的长谷部把公文资料全都拿回了自己的房间,通宵达旦看了好几天。


一期一振
“主公告诉我出阵的时候弟弟们很无聊,都说希望有个嫂子陪他们玩。”

于是一期一振跪在审神者面前发了好几遍誓,表示绝对不会迁就弟弟们而放下任务去谈恋爱。


にっかり青江
“主公说最近她的房间好像闹鬼,一个人睡觉有点怕。”

于是青江拿着那把曾经斩杀过女鬼的胁差在审神者房间的衣橱里潜伏了一晚上,也没看到有什么鬼。


太郎太刀
“今天主公在仓库整理东西,想拿柜子顶上的东西的时候够不着,问我能不能帮个忙把她抱起来。”

于是太郎太刀表示不用那么麻烦,然后自己一伸手就把东西拿了下来。


数珠丸恒次
“主公说最近战果不佳,十分烦恼,希望有人能安慰她几句。”

于是数珠丸恒次为了让审神者平心静气,给她念了一整天法华经。


加州清光
“主公说自己的指甲油总是涂不好,想让我帮她涂。”

于是加州清光表示这种事情熟能生巧,多加练习就好,并在审神者旁边一直监督着她直到涂得完美为止。


大和守安定
“主公说最近局势动荡,担心敌军夜袭,晚上一直睡不安稳。”

于是大和守安定开始给审神者进行防身术特训,将冲田总司的亲传招数都教了个遍。


三日月宗近
“主公说想见识一下天下五剑最美妙的身姿。”

于是三日月宗近便拿着本体全方位地向审神者展示了一遍,顺带讲解了一番锻造历史和刀体结构。


鶴丸国永
“主公说我的恶作剧都很小儿科,还打赌说如果我能吓到她的话就答应我一个愿望,什么都行。”

于是不服输的鹤丸国永往审神者的午饭里放了半只蟑螂后成功吓趴了她,然后提出了手下留情不要打脸的愿望。


薬研藤四郎
“大将说最近感冒发烧特别难受,连药碗都没力气端起来。”

于是药研贴心地把药汤换成了胶囊。


大典太光世
“主公让我陪她去万屋买东西。”

于是担心自己会吓到店家的大典太光世硬是说服了前田代替自己。


大俱利伽罗
“主公说她最近很寂寞,想找人聊天都找不到。”

大俱利伽罗:“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