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花花的小眼镜

猫伊:

*虐,注意*画风潦草请见谅*

*如果引起不适,请通知我删PO*

嗯……事情起因是今天有人公开投诉游族说物吉遭到枪爹集火四次中伤直接【】刀,然后还骗到了官方的补偿,结果官方一查,实际上是重伤后连续出击三次,其中一次没有被枪爹击中,最后才【】。这孩子耗尽了毕生的幸运求生,还是阻挡不住粪审逼他去死。


讲实话很气每次中伤【】的时候都把锅推到枪爹上说枪爹集火。枪爹才没有那么坏,坏的是粪审的心。
物吉小天使会回来的,只是枪爹不会把他送回粪审身边而已,他会亲自交给需要小幸运的好审神。


今天气了一下午,终于还是忍不住画了个条漫。潦草风勿怪。私设【】了的刀会变成溯行军,但是自然会有愿意净化他们让他们变回付丧神的审神者。但是【】了的刀,枪爹不会选择送回原来的主人身边的,因为他就是这样被粪审害死的。

————————————————————————

抱歉晚上加班只能偷偷画所以很潦草


我一直、一直都很喜欢枪爹。
任何一个付丧神被喷的时候,都有婶婶出来保护他们
但是枪爹没有


我知道他遭人恨,但是我不恨他。
虽然我没有勇气在别人骂他的时候站出来帮他说话
但是我认为,至少不要自己残忍地让刀剑送死的时候
把锅都推给他


因为官方自己立绘玩梗,导致每个敌军都能和付丧神找到对应的元素——
比如枪爹和蜻蛉切的真剑;检非违使和日本号的真剑;打刀和千子村正的真剑;太刀和山伏国广的真剑;胁差和骨喰的真剑……几乎都能重叠上
以至于我一直觉得
溯行军是刀剑的怨灵
为何会保持刀男真剑的姿势,就是因为那是他们生前最后战斗的英姿
而为什么会有溯行军
就是因为有粪审【】刀,让他们不得超生


所以,我为什么那么喜欢枪,那么希望大家都能有日本号蜻蛉切御手杵,就是因为,我一直相信,有爱心的审神者,每掉落一把新刀,就是在拯救一个溯行军


差不多就是这样吧。

——————————————————————————

顺便不要脸地把当初自己写的同人发上来。当时是日服秘宝,然后我脑洞了个剧情,婶婶被困在秘境,因为没有刀剑随从所以无法脱出,但是她遇到了一个被前主虐待导致暗堕的胁差,她把他净化了之后,变成物吉的胁差将她带离了这个秘境。
当时只是脑洞,我是真的没想到如今会真的遇到这种人。
————————————————————————————————
小小的帐篷里,血流成河。身负重伤的胁差溯行军,漆黑的长发散在血泊中,苍白的双唇不住地颤抖。槐痕走进来,跪坐在地,捧起他奄奄一息的,轻轻地呼唤着:“她走了……她不会再命令你做任何事了……”
终归是最忠诚的刀……即使身为溯行军,即使面对的是强行奴役自己的主人,也无法真正反抗这份宿命……


刚刚打开手入用的工具盒,槐痕耳边便传来一声不祥的崩裂声。胁差那原本就苍白枯瘦的脸庞,开始沿着过去的锈痕慢慢开裂……
“别……别……”她手忙脚乱地开始擦拭他的裂痕。
“都已经撑到这时候了……不要放弃啊……”一缕青烟,自裂缝中缓缓飘散……
“我答应了要救你啊!!”槐痕声嘶力竭地叫喊着,拼命想要用灵力治疗他的伤势,却再也没能听见对方的回应,只能任凭他逐渐碎裂……
"你救不了他的。”银发长枪漠然地劝阻,“你救不了任何一个溯行军,他们反抗不了历史修正主义者,就像付丧神无法反抗审神者的命令一样。”他说这话时,并没有躲闪槐痕难以置信的目光,只是神情黯然。


“可是……你……你不就……”她依然无法相信地轻声反驳。
而他只是惨淡地笑了:“这辈子,你只碰巧感化了一个溯行军,那个人就是我。永远别想做我们的救世主。溯行军自诞生之际,就注定了他可悲的宿命。”
“我爱你,这份爱让我甘愿为你背叛所有,但这一切都不可能再重来。”他的声线是如此嘶哑而绝望。
清晨的阳光照映入帐篷。苏方尘撩开帘子走进来,面对这一地的狼藉,似乎毫无反应,只是呼唤道:“走啦,猫猫。”
“可是,怎么走?去哪儿?”槐痕失神落魄地喃喃。


“让他带你走呀。”苏方尘努了努嘴角——在槐痕灵力的召唤下,那碎裂的胁差溯行军正逐渐解脱咒令的束缚。灿烂的光芒包围了他残破的身躯,逐渐化出月光般清澈的轮廓,说明有一名全新的付丧神正在被召唤到尘世中。须臾片刻,站在槐痕面前的,是一个干净漂亮的白衣少年,满脸笑靥。
——“我是物吉贞宗,把幸运带给你哦!”


付丧神与审神者的灵力共鸣后,便可以穿越时空。因此,所有的审神者,都只能被自己的刀剑带回本丸。
苏方尘说,正因如此,岚素无法带领槐痕的刀来梦境中帮忙,因为接管之后,与刀剑共鸣的,将是岚素自己的力量。
好在,槐痕总算赶在期限之内,恢复了审神者的力量,还碰巧得到了新的付丧神,居然是被历史修正主义者追捕了好久的物吉贞宗呢!可以逃离梦境啦!


槐痕揉着生疼的太阳穴,强迫自己不要跟苏方尘发脾气,也强迫自己适应这短短一上午的各种突变。物吉贞宗依然礼貌地守在主人身旁,偶尔瞅瞅矗立在旁的银发长枪,歪着头疑惑到底要不要跟这个大家伙战斗。终于,主人向初见尘世的他下达了第一条命令——撤回人间。
“好哟!”年轻的胁差绽开了一个纯洁无垢的笑容,几乎有些过于兴奋地施展灵力打开了时空隧道。


“那么,一起走吧?”临行前,槐痕伸出手,温柔地对爱人笑着。不管怎样,终于解脱了,不是吗?以后,可以好好地在本丸一起生活了。
而这叛变的溯行军只是黯然笑着摇头,留在原地纹丝不动。
“去过正常的幸福生活吧,我的审神者。”他苦涩地祝福。


只见他抬起那不属于人类的扭曲骨爪,轻轻触碰了一下隧道边缘——无处不在的结界顿时爆发出闪电般的神力,将之重重弹开。
突破禁制的溯行军,无法走出秘境。
仿佛感觉不到痛楚一般,银发溯行军平静地垂下鲜血淋漓的手臂,放下枪柄,温柔地抬起另一只手,拭去槐痕涌出的泪花。
“为什么……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槐痕返身抱住他,泪水宛若决堤般滚落在他坚实的胸膛。


而他只是俯下身,搂着她娇小的身躯,将下颌久久地抵在她头顶,一头银发笼罩在她肩头。
“我可以留下来吗……我可以一辈子留在你身边吗……”她绝望地请求。
“傻猫啊……哪怕能够随你回家,我也早已不在人世了。”他的呢喃,轻轻飘散在风中。
就像所有审神者一遍遍告诉槐痕的那样,数月前,银发长枪便早已在那场战斗中殒于付丧神的刀锋之下。如今守护着她的,不过是一缕未散尽的魂魄。


“乖,别哭……”他安慰着,手臂稍稍用力,束紧她蓑叶般颤抖的身体,“如果没有遇到你,在很多年之前,我就死在付丧神手中了。我只是,把这条命再还给你罢了。”
无限回忆流淌在他雪青的眸底。自从他将这只猫儿从火中带走,她就一路用灵力在治疗着他的伤势,哪怕被选中为了审神者,哪怕重逢在这片秘境,也从未间断过。
原本像消耗品一般,任由付丧神一刀一命的溯行军,硬是被她活生生续出了十多年的光阴。
十年里,他拥有了意志,学会了说话,甚至像一个真正的男人一般,与她红烛暖帐。


就像狐之助说得那样,他根本没有救成过她,也并没有成功改变过哪段历史。那场大火中,她原本就要被选中成为审神者的,就像岚素一样,会被妥善地带离原本的时空,选择一名打刀作为近侍,结识无数忠诚勇敢的刀剑男士,同他们并肩与溯行军作战。她会同所有情窦初开的审神者少女一样,与其中一名付丧神日久生情、私订终生。甚至她,根本没有生老病死之忧,不会让那个爱着她的付丧神忍受人神之间的寿命鸿沟……狐之助才是真正救了槐痕,让她的生活回到正轨的一方。


恐怕是不甘罢,恐怕是自私罢,就这般穷尽一生地追逐着占有着她,直到无可挽回地令她暗堕,一切不过是罪有应得。
太郎很早前就对他说过,溯行军的悲哀宿命,唯有一死方可终结。他只是,始终逃避着罢了。他害怕去想,当他逝去之后,获得解脱的她,终会得到应有的幸福,会在付丧神、会在另一个男人面前,展露出他一辈子都无法守护的笑容。
“你骗我……你才是骗子……”槐痕泣不成声,“明明你就在这里,这么强大,这么真实……难道你就不能变成付丧神跟我走吗……你为什么不肯啊……”


一个吻,堵住了她的哭怨,尽管只有一瞬,却仿佛彼此都吻别了余生。
“放心,我会守着你,永远永远守着你。”他捧住她的面颊,低沉地许诺,“不管我用什么方式,不管我是什么模样……”
旋即,就在槐痕还没能反应过来之际,便被他抛入了时空的隧道中……
人间的清晨,鸟语花香。

评论

热度(309)

  1. 戴花花的小眼镜猫伊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