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花花的小眼镜

一零三七(14)

鱼和魔术师:

黑暗本丸注意√
男审神者注意√
男审性格反差注意√
狗血注意√
刀X审注意√


本章稍稍虐一下婶婶。



审神者刚到院子门口,就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直接被击飞了出来。


接住他,怀中身上挂满伤口,大口喘着气的男孩正是平野藤四郎。


他一把拉住审神者的手臂,急切地对他说:


“审神者殿,快离开这里,一期哥已经完全不受控制,结界也不起作用了!”


“他连你们都不认识了?”


平野摇头,神色痛苦:


“一期哥谁都不认识了,所有阻拦他的人都是一个下场。”


“我知道了。”审神者点点头,起身打算继续向前走。


“审神者殿!”平野大喊一声,紧紧抓住他的衣角。


审神者回过头,对他笑笑: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你们的哥哥——也不会有事的!”



院子里一片狼藉,浑身脏兮兮的五虎退正躲在角落里哭泣,乱藤四郎眉头紧锁,紧紧握住短刀站在一边,厚藤四郎一击不中,被迫退后了好几步。


短刀虽然强于夜战,但由于自身练度太低,完全不是暗堕刀剑的对手。


“你来做什么,快点离开啊!”最先发现审神者的是乱,语气虽然不善,眼里却满是担忧。


一期一振显然也看到了审神者,他抛下正和他缠斗的厚,缓缓走过来,口中喃喃地念着:


“终于找到了……”


“就算是一期哥,也不许伤害审神者!”厚见状直接冲过来,张开双臂护在审神者身前。


小狐丸不知什么时候也跟了过来,眯着眼睛打量了一番,抽出腰间那把由稻荷神加护的本体太刀:


“让小狐替您折断一期一振吧。”



“都退下。”


审神者突然开口,声音很轻,却不容置疑。他目光清冷而坚定,带着久居上位者的威严。


他抽出符纸,念念有词,咒语的驱动下,符纸化成一道金色的光芒,飞快地缠绕在一期一振周身。


一期一振的瞳孔猛地一缩,口中发出兽一般的悲鸣。他用太刀勉强撑住身体,另一只手紧紧捂住头,仿佛有什么要在头脑中炸裂。金色光芒伴随着黑红色的瘴气在他的身体上升腾着,似要将他燃尽的业火。


“一期尼!”短刀们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到,纷纷发出惊呼。



“一期一振,你清醒一点,看看我,再看看你的弟弟们……噩梦已经结束了。”


审神者说着,走到他的身前,将掌心轻轻贴在他的额头上,以自身清冽的灵力来帮助平息对方体内的痛苦。


谁知,一期一振突然抬起头,浑身力量暴涨,眼底猩红更甚。他狠狠地将刀尖向前送去——


血肉被割开的声音格外清晰,这把由粟田口吉光打造的名作穿透了审神者的胸膛,刀尖从后背透出。


“成功了,为弟弟报仇……”


一期一振面露笑容,将刀刃抽出,带出大片大片的血花染红了审神者的衣服,又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



“审神者殿!”


有很多声音在同时叫他,审神者一时有些分不清。他踉跄着退后了好几步,咳出一口血,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仿佛连生命力也从那个正不断涌出鲜血的伤口流逝。


一个身影飞快地跑过来扶住了他。


“你怎么来了?”审神者努力冲着惊慌失措的不动行光扯出一丝虚弱的微笑。


“你是白痴吗!你忘记和我说过什么了?”


“我不是还没死吗……”审神者说着,又是一口血咳出。


不知道是不是伤到肺了呢,真麻烦啊。


好在,刀身沾了他的血,只会强化咒术的作用。



一期一振望着刀刃上的血,兴奋得身体都在颤抖,提着刀又再次砍过来。


短刀们见状抽出本体,小狐丸也握紧了手中的太刀。


伴随着刀剑的碰撞声,两个高大的身影在他们之前拦住了一期一振。


“不祥之物,由吾来除尽吧。”太郎太刀说着,挥刀与一期一振战到了一起。


妆容艳丽的付丧神回头冲审神者笑了笑:


“抱歉呀审神者大人!察觉到异变时已经晚了,真是愧对御神刀之名呢。接下来请交给我和大哥吧!”



两把大太刀练度都很高,攻击更是凶悍,已经消耗大量体力的一期一振渐渐败下阵来,刀身上的裂纹愈发加深。


“哐”的一声,一期一振手中的本体被击落,他跪在地上,目光呆滞,已然没有了反抗能力。


“不要杀他!”审神者突然出声阻止,他一只手捂住伤口,艰难地走到他面前,地面随着他的脚步留下一道深色的血迹。


“抬头,看着我!”


见一期一振没有反应,他又提高了声音:


“一期一振,我命令你,抬头,看着我!”


一期一振下意识地抬头,满是痛楚的眼里还有点点闪动的泪。


审神者扬起手,一个清脆的耳光就甩了上去!


耳光打得其实不重,审神者也实在没有多少力气了。



他跪坐在一期一振的面前:


“你看看你现在变成什么样了?!”


“你身为付丧神的骄傲呢?你为人兄长的尊严呢?”


“如果……必须刀解你的话,你的弟弟们怎么办,谁来照顾他们?”


“你给我清醒一点啊!!”


一期一振猛地一颤,放在膝上的双手紧紧握拳,几滴泪水已经落了下来。


由符文生效的金光越来越盛,终于驱散了所有的瘴气,再然后,金光也暗淡下去,一切归于平息。


“对不起……”终于,一期一振哽咽着说出了口。



所有人一下子都围了上来,令审神者意外的是,这次是小狐丸先接住了他坚持不住要软倒下去的身体。


他用最后的力气吩咐太郎和次郎:


“带他们去手入室吧,拜托了!”



五虎退扑到他的怀里抽泣。


他想对白色头发的孩子露出笑容,口中却不断有鲜血溢出,怎么擦也擦不干净。伸出手打算摸摸五虎退的头,发现手上也尽是温热的血。


只能无力地安慰他:


“别怕,我就睡一会,很快就会醒过来的……”


意识,终于陷入黑暗。



小狐丸从衣摆处狠狠撕下一条,动作迅速地将审神者的伤口扎上止血。


他冷冷地瞥了一旁还处于震惊状态的不动行光:


“你还愣着干什么,不想他死的话就去阵盘那里,把远征的人全部召唤回来。”


不动行光终于回过神,起身向前院门口的方向跑去。



时空隧道打开又关闭,鹤丸国永先走了出来,嘴里碎碎念着:


“吓我一跳,审神者搞什么啊,大半夜的把人派出去又召回来,我们可都是经不起折腾的老人家啊。”


看清面前站着的人,他有些困惑:


“怎么是你,你不是那个什么……”


不动行光没有理他,他绝望的目光落在队伍末尾的药研藤四郎身上,连说出的话都有些破碎:


“救他……求你,救救他!”



TBC.


太郎次郎上线啦,小狐男友力Max有没有!


另外上一章有多少小伙伴已经猜到了小六和小七的关系了?其实前文有很多暗示啦,哈哈就是这么狗血,所以才一直在开头喊注意狗血啊(ಡωಡ)


相认还早,因为相认完就可以完结了,还不想这么早结局嘛。


让我们幸苦的审神者睡一会吧_(:з」∠)_

评论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