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花花的小眼镜

【堡垒】最后的妮妮

无迁:

【有原创人物】【OOC】【有私设】


注意避雷,不是cp向


————————————————————————————————————————


妮妮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跟堡垒玩捉迷藏,他们经常玩这个游戏,在最开始认识的时候就这样。它会舒展开覆盖着花纹的黄色羽翼飞到空中,偶尔围着堡垒旋转几圈然后飞走。但妮妮总会回来,叼着一根藤蔓或者几片树叶落到堡垒的肩甲上。


这一次妮妮离开了很长一段时间,堡垒没有计算时间的程序,只记录下了三百二十一次日升日落。第三百二十二次日升的时候,堡垒察觉到了右侧肩甲的位置上多出一个小小的重量。


妮妮回来了,但是样子变得不一样,它的羽毛变成灰蓝色,尾翼长了一截,羽冠夸张的翘起来。


堡垒叫了叫它的名字,那些零件摩擦的声响比以往要轻,第二个音会微微上扬。妮妮一直听得懂他说话的内容,他肩甲上的这只也不例外。灰蓝色的小鸟扭过脖子,用黑溜溜的眼睛看着他歪过脑袋。


这是妮妮。


堡垒下了定论,迈开两条机械腿,继续往计算出的路线上走去。


 


妮妮呆了三个日升日落又离开了,堡垒停下来等它。


第三个妮妮是青绿色的,身体很柔软。它顺着堡垒的机械腿向上攀爬缠绕到左臂的冲锋枪上,堡垒叫它的名字,机械内部发出轻稳的摩擦声,第二个音上扬。


妮妮冲堡垒吐了吐舌头。


这是妮妮。


堡垒抬着他的冲锋枪,继续往前走。


 


森林开始变得枯黄的时候,妮妮又离开了。


再后来堡垒遇到过很多妮妮,会给他松子的妮妮,会跟在他身后蹦蹦跳跳的妮妮,白色的妮妮,会跑的妮妮,会飞的妮妮。


但他们都会藏起来,无一例外。


距离最后一个妮妮离开已经度过了一千三百七十五次日升日落,堡垒旋转脑袋侦查着环境,他的周围都是浓绿润泽的灌木丛,很像是第一次跟妮妮相遇的森林。


堡垒冲着空气叫了声妮妮的名字,在上扬的第二个机械音结束时,灌木丛的茎叶动了动,钻出一个生物。


 


那是人类,堡垒的电子屏幕上扫描过生物基本特征后这么判定。


年轻的男性人类一头短发像是阳光一样的颜色,头顶翘起来几根毛。他的年龄不大,鼻梁上还有几颗小雀斑,脸颊有点泛红。他盯着面前的大块头有点胆怯,小心翼翼的询问堡垒。


“你是谁,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堡垒歪歪头,音调特殊的机械音又重复了一遍。小男孩的脸更红了,如果他足够高或者知道堡垒的嘴在哪他会毫不犹豫的捂住,但他哪一样都没有所以只能选择捂住自己的耳朵。


“好了不要叫了!除了我的祖母谁都没有这样叫过我!”


堡垒没再发出声音,他缓慢的伸出机械手,用冰冷的手指碰了碰那几根翘起来的头发。小男孩仰起脸看向堡垒,消退了最开始的害怕眼睛里充满好奇。


“你为什么不说话?你只会叫我的名字吗?”


语言一直是堡垒不明白的词汇,他能理解妮妮的意思,也能理解下达的指令,但他之前的同伴似乎得需要语言去沟通。堡垒没有语言,在人类眼里他只能发出杂乱无章的哔哔声,不过妮妮能听懂他。


堡垒发出一连串的音节,很像是两块铁皮在随意的碰撞,堡垒告诉小男孩他无法理解他说的话。


但奇迹发生了。


“为什么不能理解?”小男孩眨眨眼睛,散落着小雀斑的鼻子皱了皱,“我能听得懂。”


在被制造出来,经历了无数的战争,认识了很多同伴,跟妮妮走过了数不尽的旅途后,终于在今天,堡垒遇到了第一个能和他进行交流的人类。他的电子屏幕上密密麻麻的滚过了成千上万的代码,能随意组合出任何一个问题。但当他用近乎温柔的电子音提问时,还是选择了一开始的那个。


“你是妮妮吗。”


“是的。”妮妮的脸上又染上了点红晕,他不情愿的点了点头,“我是。”


“真好。”


蓝色的屏幕上识别出妮妮的头像,旁边补充上一小颗心型的图案。


这是妮妮。


 


堡垒没有再继续接下来的行程,他一直呆到灌木丛能覆盖身体一半的高度。妮妮时不时的会从里面钻出来找他,就像很久之前一样,带着一根树枝或者几个水果。


妮妮住在附近的村子里,那是一个由人类和智械组成的村庄。距离上一次智械危机已经过去了几十年,大部分人类都能放下偏见跟智械和平相处。妮妮提到的祖母就是一名智械,他是由智械抚养长大的。


“他非常爱说话,大部分都是在教育我。”妮妮坐在堡垒的机械手臂上晃荡着两条小短腿,他模仿着智械祖母尖细的声音,“‘妮妮,快来睡觉!’‘妮妮,不要吃那么多糖!’如果我有一个祖母,一定像他这样。”


“妮妮不喜欢他。”这句话原本应该是疑问的成分,但堡垒发出的声音没有腔调,听上去更像是在肯定,好在妮妮永远能明白他的意思。


“不,我很喜欢他。”小男孩像是想起一些什么事一样笑起来,“如果哪一天我的祖母不再跟我说话,我会很难过。”


妮妮的脑袋在屏幕上晃了晃,金色的头发被屏幕映成了蓝色。堡垒消化着他接受到的单词,将它们重新组合成能够理解的意思。


“妮妮喜欢堡垒。”


这原本也应该是个疑问句,但妮妮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对,他点了点头,伸出小胳膊抱住堡垒的脑袋。


“没错,堡垒是妮妮的朋友。”


 


从这次对话以后,妮妮发现堡垒的话渐渐多了起来。他几乎能说一整天,森林里回荡着鸟鸣一样的机械音。他说的内容也很奇怪,像是把积攒的问题一股脑的吐露了出来,诸如“水为什么会流走?“树叶为什么会落下来”这些无法回答的问题。


“因为这就是自然世界。”妮妮只能这么含含糊糊的回应。


而堡垒会看上去慎重的思考几秒,泛着莹蓝色光的光学镜闪了闪,缓慢的电子音从他的内部响起。


“妮妮说得对。”


 


在他们相处了七千七百三十一次日升日落之后,妮妮跟着堡垒踏上了旅途。堡垒伸出机械臂让他像之前那样坐上来,成长为青年的小伙子摆摆手。


“你已经承受不住我的重量了。”


屏幕上罗列出精准的计算公式推翻了这句话,但堡垒选择继续相信妮妮,所以他收回了机械臂。


妮妮没有问过要去哪里,目的地是哪,他跟随在堡垒的身后去往世界各地。


他们翻越高山,踏过田野,在森林中穿梭。妮妮告诉堡垒很多东西,那些曾经被称为妮妮的动物都有了原本的名字。拥有白色羽毛的鸟类是鸽子,蹦来蹦去的是松鼠,夜晚不声不响的跟在身后的是狼。


堡垒的程序被这些知识逐渐填满。


 


这一次妮妮呆了很长一段时间,大概有上万个日升日落,堡垒没有刻意去记录。他们几乎踏遍了世界每一个角落,又重新回到了最开始认识的地方。妮妮的头发上落满了雪,堡垒伸出机械爪抚摸他的头发。


“妮妮头上的雪花为什么不会融化。”


苍老的声音沙哑的笑了几声,年迈的老人对堡垒说:“这就是自然世界。”


堡垒仍然有很多不懂的地方,就好比他永远不明白这个自然世界。所以他僵硬的点了点头,一如既往的认同了妮妮说的话。


“妮妮说得对。”


 


之后妮妮回到了他的村庄,堡垒从拥有最炎热太阳的夏天,等到漫天的雪花飘落,再等到第二个夏天。妮妮没有再回来,堡垒去了妮妮的村庄。村庄里的人类围绕着这台发出古怪声响的机器人窃窃私语。


“哇,机器人。”


“很长时间没有见过机器人了。”


“上一次难道没有都消灭干净吗……”


堡垒挥舞起机械手和冲锋枪比划,人类惊恐的往后退了一步。


他们都不是妮妮,他们听不懂堡垒说的话。


 


妮妮又藏起来,堡垒像很久之前那样又独自踏上了旅途。


但有些地方不一样了,他知道落在他肩甲上花纹复杂的鸟类叫做麻雀,停留在手指上翅膀漂亮的昆虫叫做蝴蝶,尾随在他身后的笨重生物是一头熊。


他们都不是妮妮。


 


妮妮没有告诉堡垒时间的概念,他只能又开始记录日升日落。


直到内置程序再也无法记载多余的次数,堡垒每迈出一步都很沉重,他的转轴和轴承似乎生锈了,就连子弹也所剩无几。


最后的动力仅维持了几天,堡垒在某个森林深处停下了脚步,他的身体像是承受不住一样坐到了地上,铁皮把松软的土地砸出了一个坑,光学镜的蓝光不稳定的忽明忽暗,他在屏幕灰暗之前努力发出了几个简单的声响。


声音比平时要轻,第二个音节上扬。

评论

热度(85)

  1. 戴花花的小眼镜无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