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花花的小眼镜

妮妮X堡垒 深夜飙车60分

神奇而感动的车!喜欢

夜月白:

看了堡垒的动画以后真心觉得,暴雪爸爸,你是我爸爸!!


堡垒可爱!!!!!


妮妮可爱!!!!!


大家都好可爱!!!


总之用还没有好的手在手机上坚挺的码了一片妮妮X堡垒的小汽车。


别问我怎么开起来的,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开起来的!!!!!!




堡垒从休眠中复苏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日初的阳光挥洒在森林的每一片绿叶上,勃勃的生机让这个没有生命的武器感觉到了从未体验过的雀跃。


它本是智械危机残存的唯一一台全自动攻击机器人,在因为严重受伤所以进入了休眠而被遗忘。在三十年与自然的共处下它的机甲布满了藤蔓与青苔,而时间的流逝和破损的战斗程序也让它忘却了自己是一架“杀人机器”。


然而这样的机器人也拥有朋友,小鸟妮妮就是它唯一的伙伴。它被妮妮唤醒,而被置于体内芯片的任务被引导至奴巴尼差点踏上毁灭人类的道路。而妮妮却帮助了它让它找回了自我。


一台堡垒谈论什么自我也许有点可笑,可它却和一只小鸟成为了朋友,而现在它们在踏上探索世界的道路上不断前行。


因为之前的意外,妮妮本来在堡垒肩膀上搭建的鸟巢被损坏,而为了能够继续一同旅行,一鸟一机便在森林之中不断徘徊寻找树枝为妮妮制作新的鸟巢。


从堡垒复苏开始,妮妮一直陪伴在堡垒的身边,作为朋友它们形影不离,而堡垒也把妮妮设定为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的,不论刮风下雨它们始终在一起探索这个未知的世界。


然而突变的天气让妮妮焦躁不安的在堡垒的身边不断徘徊,它努力的想引导着堡垒向一处山洞避雨,而此时的风雨却逐渐增强,脆弱的树枝被大风刮起,叶片随着树枝一起在空中飞舞,走石飞沙随处可见敲打在堡垒的外壳上咚咚作响,在堡垒的分析下它明白了这是人类所言的台风。


风雨交加,虽然对堡垒没有过多的影响,却对妮妮并不友好。


妮妮在强风中被吹得几乎飞不起来,堡垒用左手的手掌替它避风,然而却不能阻挡风雨。


在如此恶劣的天气下,堡垒的思考程序决定将自己变形成坦克模式,这是一个可以将面前所有生物毁灭的模式,所有的障碍物都会化作废墟,而此时的堡垒却把自己变形后的炮管让给妮妮作为避雨。


这曾经通过无数炮弹的枪管,此时却变成了妮妮的避雨处,这让堡垒自己也感觉到了不可思议。


用不可思议来说可能不太贴切,因为它是内置AI思考系统的智能自律性武器,而此时,温热的鸟腹贴在它冰冷的炮管上让它觉得十分新鲜。


热度传达至芯片,堡垒几乎觉得自己快要短路了。它一边搜寻着妮妮引导它前往的洞穴一边在努力的让自己的AI不要停止工作,而好奇的妮妮在它的炮管中不断的东敲西啄让这台战斗机器几乎因为震动而停止了运作。


也许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因为现在妮妮居然爬进了他的机甲内部在啄弄着他的主链接线,天啊它快因为这时不时的玩弄快搞得自己快短路了!


一路的颠簸加上妮妮好奇的探索让堡垒几乎精疲力尽,它的机油在飞沙走石之间漏满了整条履带,而冰冷的风雨浸入了它的关节让它极其不适,最糟糕的莫属妮妮的探索了,它好奇的在堡垒的坦克模式下制作各种恶作剧,而现在它居然还睡在了堡垒的炮管之中。


小动物独有的温热把这台冷冰冰的机械之躯孵的温热,发动机的噪音在这个空旷的洞穴中不断回想。堡垒非常不愿意在这种情况下休眠,它害怕自己因为惊扰会下意识的填弹射击,但是妮妮现在睡在它的炮管之中让它非常为难,好在风雨应该会很快过去,它决定就这样进入休眠。


第二天一早,堡垒依旧在妮妮的啄弄下从休眠复苏。不过这次它感觉到肩膀上异常的重量,它用红外线扫描了自己的外部机甲,然后发现妮妮在他的肩膀上重新筑起了鸟巢,而鸟巢上还有两枚白皙的鸟蛋……


“叽叽!叽叽叽叽!”


堡垒虽然不懂妮妮在说什么,但是它绝对不承认那两颗蛋是自己生的!









评论

热度(76)

  1. 戴花花的小眼镜夜月白 转载了此文字
    神奇而感动的车!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