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花花的小眼镜

AOzero:

分享些我目前为止都很相信的吃粮产粮……不知道啥(x
大部分是我自己总结的(x


1)点开了自己不喜欢吃的,默默右上角关掉。如果不好受了,去找些好吃的缓解一下。不要直接朝作者抱怨。实在想吐槽,私下找亲友,不要开群,发说说,发带tag的lof博文,等等。


2)看到写得再ooc,再傻再小白,再受不了的文,也……不要骂人。只要作者不是为了黑cp而写,那作者都是因为爱才写的。这是一种分享爱的行为,出发点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实在看不下去,要么关掉,要么实在想管,那就多做做科普,不要骂人。
谁都有黑历史的时期,谁都有写什么都很水的时期,没有人生下来就要成为大大。批斗不但没什么意义,反而还否定了别人的努力,以及过去的自己。


3)既然是白吃,既然冷得没粮吃,就不要嫌这嫌那了,吃吧……
如果实在受不了,那就自己动手产呀。


4)既然不萌哪对cp,就不要每天去关注人家的动态,不要管他们那边的恶意言论有多能跳……有时间和对方互掐,不如回来自己萌的cp这边,产粮,科普,推广。就是要过得舒服,让对方嫉妒(这人x


5)不要当圈管……不要规定别人可以写什么不能写什么,不要因为这个粮食不符合你的三观你的口味就说它辣眼睛……
这世界非常大,我已经什么play都看过了,内心简直毫无波动(住嘴


6)对什么事件发表个人看法不要带tag,不要带tag。tag严格来说不是稍微带点边就可以打的类型,我觉得个人看法更像是心情日志,是带着个人色彩和特性的,发布到tag那种公共平台就不太好了。
我以前好像也干过这事……就那个spideypool到底是哪个spidey哪个pool的事(x)现在反省,以及向大家道个歉wwww


最后一条,7)关注几个高产高质量的太太,然后不搜tag,最多一周搜一次看看有没有新太太。一切就都解决了,拍手。


如果再想到啥,就再写写(

【杂谈】功底是山,圈子为海——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

阮同尘:

哎,想一想自己大概也是后两种。
一开始写的时候完全就是饿到崩溃没粮吃,收到大家的爱心和评论真的受宠若惊。
我写的东西配得上这些吗?能对得起大家的期待吗?
但是硬着头皮往下写,慢慢也感觉有一点进步了。(果然锻炼的方法还是写吗orz)
另一方面讲写作这件事非常自我…既要顾及到读者的态度,又不能忘记自己一开始想写的是个什么故事。这点真是困难啊……经常写着写着就容易忘掉。


这个故事还有很多漏洞,文笔也不好,逻辑也不好,情节也不够有趣…总的来说就是完全不成熟。很感谢大家能一直看,忍受这些缺点。


最后谢谢大家的评论和小心心ʚ♡⃛ɞ(ू•ᴗ•ू❁)
你们就是我写下去的动力啊么么哒!


一步空淵:



其实我觉得这个需要作者自己把握吧。
朋友当时说的几句话让我一直记得。
如果你自己都不爱你创造的人物,那就别指望别人会爱。
如果你写的东西自己都觉得不够好,那就别指望读者去捧。
没有炒不热的cp,只有不会炒的作者。
埋梗不要过多被读者的思维所影响,不管什么时候,要把握住自己的主线。即使他们猜不到气的骂你也照样会看,因为他们想不出这样的梗。
这些话我会一直记得。
前两天被刀片和针唬得一愣一愣的……再想想,我慌个卵啊……毕竟自己也八成是那后两条_(:з」∠)_
到现在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读者爸爸们都是和善的娃,也有自己产文产图的大大。
我很开心,谢谢大家!




後藤藤四郎極:







又想起之前看到過的一篇文
裡面說喊你太太/大大可能會是三種可能
如果沒記錯是這三種。
第一個是你寫的的確好別人心甘情願這麼叫
第二個是你寫的還行戳中一部分人的萌點了他們也樂得這麼叫你
第三個是僅僅出於禮貌和習慣叫你太太/大大
我大概是後兩種
自我反省ing








林朵:















接触同人圈有一段时间了,冷圈热圈也都算见识过,发现一种很普遍现象,有些同人文品质极佳但是应者寥寥,有些同人文水准平平但却追捧者甚众。








 








当然,这是将不同圈子的文放在一起比较得出的结论。客观的说,若只看单个同人圈,其同人作品的质量与热度大致还是成正比的。但是把不同的同人圈放在一起,圈子热度对同人作品可提供的支持就要远远大于作品质量本身。








 








举个例子,曾见过某作品衍生同人文在LOFT上热度动辄数百的超级热圈,会有写手只因热度不足百便生气扬言要封笔撤文;也见过某些超级冷圈,苦苦坚守的写手热度不过二三十便已欣喜若狂。——虽然从我主观感受而言,后者的写作功底大约要甩前者百八十条长安街,奈何有句老话说的好,形势永远比人强啊。








 








这种现象可以用一个比喻来概括,即个人写作功底就像山的绝对海拔,靠的是写作者的自身积淀,成就的是作品本身的质量好坏;而圈子的冷热就像海平面的起伏,决定了山的相对海拔,呈现的是观者的多寡与反响。若圈冷水深,高山也给淹没成深海暗礁;若圈热水浅,低丘也能托起做平地险峰。








 








这是一种专属于同人圈的有趣现象,也是使其区别于原创圈的一大特征——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原创圈不存在冷圈热圈之分,所有作品同属一个圈,互为竞争对手——这种特征本身是客观存在的,但写作者身处其中,就不免要受其影响,甚至产生误会。








 








而这其中最大的误会莫过于,在圈子的冷热不均中,错误地评价自身写作水平,进而产生一系列的后续误判。








 








于是我们就能经常能在同人圈里看见这样两种现象,一种是有人在热圈中自我膨胀的厉害,以为自己的写作水平已达“一览众山小”的境界,忽视了这热度其实有一大半要归功于原作和圈子,对原作与同好都缺乏应有的尊重和友善;另一种呢,则是有人在冷圈中自我怀疑,对自己的期许与磨砺都在无人反馈的局面下难以为继,甚至心灰意冷,不再提笔,白白浪费了不错的天赋和基础,真是让人惋惜的很。








 








以上两种情况虽然表象不同,但内里却是相通的:都是写作者被圈子这面凹凸镜所折射出来的假象所迷惑,忘了一点,任海平面潮起潮落,山的绝对高度可是始终如一的。








 








当然,这么说也不完全准确,因为山的绝对高度也可能提升或崩塌,但这与圈子冷热无关,看的是写作者本身是坚持还是懈怠,自身功底是进步还是退后。








 








而这才是能真正留给写作者的东西。








 








至于圈子冷热能带来的,不过是一时的孤单或虚荣。








 








无论圈热时被称为什么大手大触,倘若没有自身过硬的实力为基础,等圈子一散,往往会被立即打回原形,昔日荣光难再续。








 








这种现象是由同人圈是以特定粉丝群体为基础的客观事实决定的,长远看来既不会灭失,也不会轻易改变。在这样的环境下,每一位同人写手,在享受或忍耐写作的过程中,不妨也停下片刻,问问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么。








 








再热的同人圈也总有冷却的一天,若有谁想热闹之后还能为自己积攒点什么,那就务必不要执念于一时的冷热,毕竟大部分同人圈子从热到冷的时长总是很有限,往往达不到让人潜心磨砺的程度,总是跟着热度跑就难免落入急躁的陷阱,只求当下,不谋长远。沉下心来,老老实实打磨自己,才是跨越单个圈子局限的唯一出路。








 








要知道,热圈的超级大手必然在人看不到的地方也有过孤独的坚守,要想成为超脱于圈子的存在,达到“不是别人喜欢看什么我就写什么,而是我写什么别人就喜欢看什么”的神之境界,必须付出非凡的努力,不是光靠投机取巧浑几个热圈、写几个热梗就能长盛不衰的。








 








若参与同人写作只是想追求一时的愉快热闹,那就一定要时时抓紧新兴的热圈,经典的热梗,切莫落单。只要圈子捧场的人足够,即使写作水准止步不前,同样的故事模式套入不同的圈子,也总会有新的观众,新的赞美。








 








虽说这种做法可能有些取巧,但这也是个人的自由选择,无可厚非。以开心为目的同人写作向来最是愉快,可在这份愉快之中,也应当对自身底子保持清醒的认知,不要过早对追捧与赞美沾沾自喜。








 








毕竟,同人圈也与这世间的许多平台一样,脱离了它巍峨如山的根基,毫无积累的个人,就如那打水漂的石子,短暂地弹升几次,便会被涌起的浪潮淹没,什么也留不下了。









END








-----------------------------------------------------------








《同人是个什么圈》总结系列文地址如下:








(1)《同人写作,一场注定要分手的恋爱》——论同人写作的热情与失落








(2)《功底是山,圈子为海》——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关系








(3)《成为朋友的前提不是CP,是三观》——论同好交往之基础








(4)多写了三五篇》——论同人写手们期待回复的梦想与惨状








(5)《小透明》——论冷门写手之复杂处境








(6)《译者之歌》——向同人圈的翻译们致敬








(7)《当我们谈论AU时是在谈论什么》——对AU类型同人文的深入剖析








(8)论同人写手与青楼姑娘的相似性——对同人写手的状态及处境调侃








(9)《同人连载,与时间赛跑的半成品》——论同人写作的时效性








(10)《避开热闹,也是一种修行》——论对热圈的敬畏








(11)《圈子与圈套》——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








(12)《勿忘初心,方得始终》——对同人写作的初心探讨








(13)《描摹深海下的冰山》——漫谈同人创作的特质








(14)《爱亦有价》——浅析高价倒卖同人本的经济学原理








---------------------------------------








小广告时间:








本人知乎专栏:小故事杂货铺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以上两个专栏主题均为原创奇幻童话小故事,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关注。




















人止:

【若是来生成为雪,就能够落在您的肩膀上了】

------------------------------------------------------

补仁医被台词戳了一下摸个鱼

最近总画虐梗,这就一定是卡肉了

La Note Bleue:

吐个槽,有时候有些人看个文艺作品就碎三观了,就接受不了了,进而认为是作品的问题,这三观是有多经不起考验。


在世界上那么多不同文化背景下产生的优秀文艺作品面前,个人的三观完全是不值一提的东西,带着大多数情况下都属于“微不足道”的三观去看这些东西然后将它们的价值完全消解在其中,完全是本末倒置的行为。


个人认为,对待文艺作品,感受先行,批判是在充分感受的前提下才能讨论的问题。


说了这些无非就是别老自以为是,拽着那点可怜的三观不放,然后去评判那些神殿中的东西,就算要推倒神座,也是在充分了解他的前提下才可以做到的。

我还真去appstore搜了没有 以为是下架了之类的 结果点开大图一看下载量hhhhhh秒懂

喵利亚-加班地狱:

♪ 同人游戏月鹤万屋物语1.0测试版 已上架Apple Store!

欢迎审神们前往商店下载试玩^ ^

BUG、建议反馈等可在评论区报告~





【杂谈】圈子与圈套——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

阮同尘:

说的真好。圈子这种东西吧……有时候在外面人看来已经非常可怕的氛围,里面的人只觉得正常。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


林朵:



我曾听说过一起略带惊悚的退圈事件。




 




涉事者是我的朋友,她因为喜欢一对CP而混了某个圈子,入圈初期忙着与同好们交换脑洞、督促产出,倒是乐在其中。但很快她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圈中之人按照各种标准划分成了若干团体,团体与团体之间先是互相瞧不顺眼,然后升级为嘴炮攻击,再就是演变成辱骂掐架,最后完全是不共戴天的架势。




 




这可苦了我那位原本只是想找个乐子的朋友了,因为麻烦开始变的比乐趣多。想发篇短文就得披上小号,想点个推荐还得再三掂量。然而战火愈演愈烈,圈子内苛刻的要求越来越多,以至于到了后期,碰过AB的人便无权再涉足CD,无差杂食都要被开除粉籍,类似的规则层出不穷,甚至还有专门的组织负责监视大家是否严格执行。




 




终于有一天,我那位朋友怒而删号,撤了个干净。




 




当时我嘴贱调侃她没能挺住,可她却很认真地回答我:那些过于严苛的条条框框只是烦人,真正吓人的,是当她发现自己在那个圈子里呆久了,竟然会下意识地认为它们的存在是正常的。




 




愚钝如我,琢磨了好一会儿才弄明白她的意思。




 




这就是所谓的网络时代。




 




既是最好的时代。借助网络的力量,无论我们的兴趣爱好有多冷门偏门,总能找到足够的志趣相投者,通过网络聚集在一起,不必再理会时空的隔阂。




 




也是最坏的时代。因为网络的力量,我们能够把意见相左之人通通挡在门外,只留一个完全符合个人喜好的世界。




 




那是个近乎于乌托邦的世界。




 




没有争端,没有异见。




 




因为所有被允许存在于这个世界中的人,都说着相同的话,长着同样的脸。




 




有没有人觉得这样的世界很可怕?




 




或许一开始大家的思考并不完全一样,但当足够多的观点类似者聚集在一起,多数碾压了少数,盲从成为了习惯,没有不一样的声音,也不再允许发出不一样的声音时,主流观点便成为了真理,没人会质疑,没人敢质疑。




 




随着加入同一阵营的人愈多,这种权威的绝对性就更会被愈发强化。每个身陷其中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想:没错,我是对的,因为周围所有人都在认同我。如果这个世界上存在跟我认知不一样的事物,那它一定是错的。




 




哪怕这所谓的“所有人”,大部分时候其实只是那抱团取暖的一小撮人而已。




 




但也足够填满单个人有限的感知范围了。




 




这大概也解释了,为什么网络上不同阵营的群体冲突总是爆发的那么容易。既然都深信自己是绝对的正义,又能召集足够的小伙伴“同仇敌忾”,那么理直气壮地烧死那些“异端”,也就不足为奇了。




 




当然以上现象远远不止局限于同人圈,在如今这个网络时代,恐怕已经没有什么圈子能完全避开这种群体氛围。只不过很不巧,同人圈恰好是体现这种“群体单一性”的重灾区。




 




因为在踏进某个圈子之前,参与者的喜好特征就已经被筛选过一遍了,链接的基础早就自动打好,偏向极端大概只是早晚的事。




 




于是我朋友所经历的类似事件也会持续地循环下去。




 




说真的,这挺可怕的。




 




参照自然法则,太过单一的生物圈是不可能长期维系的,真正的活力来源于复杂系统内部的平衡与博弈。




 




而正是这种妥协和包容的能力,才让我们能够拥有一个多姿多彩的世界,才让我们能在那个总是磕磕绊绊的现实社会中心平气和地活着。可当我们身处同人圈,太容易获得认同,太容易消除异见,不再需要感同身受、求同存异的时候,我们也就很容易失去这种能力。




 




这值得警惕。




 




我们曾以为自己的世界会因为接触网络圈子而变得更加广阔,但事实上,成本极低的隔离却在不断造就多元性的消失,让我们的视野变得愈发狭隘,心性变得愈发暴躁,忘了所谓圈子形成的初衷,只不过是一种爱好,而不是被混淆什么邪教。




 




毕竟,圈子内外所划分的,只是不同,不是是非。




 




否则原本愉快的圈子,就会逐渐演变成让人丧失警觉的隐秘圈套。




 




每分每秒,都在试图把参与者的心智勒的更紧,绑的更牢。




 




而最可怕的是,你甚至都不会觉得,自己有挣脱的必要。








END




-----------------------------------------------------------




《同人是个什么圈》总结系列文地址如下:




(1)《同人写作,一场注定要分手的恋爱》——论同人写作的热情与失落




(2)《功底是山,圈子为海》——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关系




(3)《成为朋友的前提不是CP,是三观》——论同好交往之基础




(4)多写了三五篇》——论同人写手们期待回复的梦想与惨状




(5)《小透明》——论冷门写手之复杂处境




(6)《译者之歌》——向同人圈的翻译们致敬




(7)《当我们谈论AU时是在谈论什么》——对AU类型同人文的深入剖析




(8)论同人写手与青楼姑娘的相似性——对同人写手的状态及处境调侃




(9)《同人连载,与时间赛跑的半成品》——论同人写作的时效性




(10)《避开热闹,也是一种修行》——论对热圈的敬畏




(11)《圈子与圈套》——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




(12)《勿忘初心,方得始终》——对同人写作的初心探讨




(13)《描摹深海下的冰山》——漫谈同人创作的特质




(14)《爱亦有价》——浅析高价倒卖同人本的经济学原理




---------------------------------------




小广告时间:




本人知乎专栏:小故事杂货铺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以上两个专栏主题均为原创奇幻童话小故事,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关注。






【压切婶】藏

酒萧寒–随便摸鱼,认真开车:

自家长谷部角度
根据自家的情况写的……包括清光和长谷部互怼的部分也是x
【觉得多乖主人就会喜欢我的忠犬,也是狂犬。】根据这句话开的脑洞
原话来自 @Studio Reyuki


“那……今天的公文也麻烦长谷部了!”少女挂着歉意的笑容吐了吐舌头,“每天都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
“不,并不会。”长谷部伸手取过一摞文件最上层的一份,“这是身为近侍的职责所在,您无需感到难为情。”
“就是因为长谷部老是这么说我才会不好意思的啊……”带着别扭的表情,少女鼓着脸颊滚入从打开的纸门中透进的阳光里,抖了抖耳朵,打了个哈欠便伏下身团成了一团。
天气很好,早晨的阳光和煦带着淡淡的暖意。近侍的办公室与刀剑男士们的部屋有些距离,远远的只能听见吵闹的些许声响却分不清来源。
这是压切长谷部来到这间本丸的第二个月。


现在的这位主,是一只猫。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因为学艺不精而无法收回的耳朵和尾巴很容易泄露秘密。
喜欢甜食、阳光以及暖和的东西,不喜欢太过浓烈的气味以及不熟悉的人触碰耳朵和尾巴,胸无城府什么心情都会写在脸上,起床困难,擅长撒娇但并不经常使用这一技能……两个月的时间已经足够他掌握她大部分的喜好和习惯。
是从各个方面都很温柔调皮且平凡的主,当然,种族特性除外。如果忽略猫的特征,不过是个平凡的少女罢了。但也正因为如此,辅佐的重要性才更加明显。
“如果没有长谷部在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啊……”因为看见主对着公文焦头烂额而自请帮忙之后,她这么说过,表情带着明显的安心。晚上,她就在本丸的所有人面前宣布了由他担当近侍的决定。
担任近侍的加州清光把她拖到一边,两个人躲在角落里私语了一会儿,回来时原近侍冲着他散发着不满的情绪。
“长谷部会写公文嘛……现在清光和我都不太擅长写这个,而且清光对本丸事务的管理也不太在行吧。”
“不会我可以学的……主人我不想换下来。”
“安心啦安心,最喜欢清光啦,毕竟你是我的初始刀嘛。现在本丸还在起步,需要有人帮忙啊。”
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在那之后,长谷部再也没从近侍的位置上退下来过。


喜欢打扮,擅长撒娇的加州清光是本丸的初始刀,担任近侍的时间最久,如果想要做好近侍的工作,那很多事情还要向他请教。
挂着心不甘情不愿的表情对他交代完本丸的所有事物之后,加州冲他挑了挑眉,“我可是主人最喜欢的刀,如果不是因为工作,近侍的位置我可不会这么随便的就交给你。”
“因为重要的位置被我抢走了就不满吗。”长谷部放下手上的文件,“与其和我争风吃醋不如好好做好自己的事,加州清光,今天是你和蜂须贺虎徹负责马当番,别忘了。”
对面的加州明显被噎了一下,不再管他长谷部扭头就走,把后面的“压切长谷部你等着!”这种话丢在身后,低头看看当番安排,长谷部转头去了打刀部屋。
与其通过撒娇和打扮来讨得主的喜爱,不如认真工作来的更好。


“果然让长谷部做近侍是正确的选择啊,”少女拿着处理完的文件发出感叹,“好整齐……”
“不过是完成了主命罢了。”脸上是习惯性的微笑,长谷部微微倾身行了礼,“您能感到满意真是再好不过了。”
“那……长谷部明天和第一部队一起出阵吧。”少女歪了歪头头看着他,“做队长,部队编成……代替宗三的位置吧。”
“拜领主命。”
“没必要这么拘谨的……”少女挠了挠头,表情有些苦恼。
“不,礼节是很重要的,”他躬了躬身,“主就是主。”
“这样吗……”她扭了扭身子,“那长谷部开心就好……明天就拜托了。”
“是,不会让您失望的。”


出阵、锻刀、内番……只有把所有的任务都完美完成,才更可能被主所重视,不是吗?


“……会疼吗?”纤细的手指轻轻触了触他脸上的伤口。
部队出阵首次遭遇检非违使,比出阵地域更强劲的敌人让他们一下有些吃力,最后虽然全部击杀了敌人,但每个人都受了程度不等的伤,其中尤以身为部队长的压切长谷部最为严重。
小狐丸、三日月、太郎以及烛台切已经手入完毕,因为慌乱而直接用了加速札的主并没有听他的劝阻,毕竟太刀手入所需的时间和材料都要更多,而后面还有他和加州。面对全员受伤的情况,她的慌乱也在他的预料之中。
但对他的指责内容,却在意料之外。
“……为什么要去帮别人挡刀?”伤口还在流血,退开的指尖上残留了红色的痕迹,“长谷部,回答。”
“一队当中做为太刀和大太刀的四位受伤过重会使用更多的资源手入,加州清光是您的初始刀,他受伤您会非常担心……”
“那你受伤我就不会担心了吗?”
“……让您担心了,非常抱歉。”
面对少女骤然拔高的声音他下意识地道了歉,之后半晌无言,视野里只有少女因为用力而颤抖发白的双手。
“没有考虑到主对我的重视程度,非常抱歉。”
话一出口长谷部便皱了眉,表示歉意的话说得太像邀宠了,对他来说这样的行为太不合格,而且有气走主的可能。
在他认为她会因为他的话而气得拂袖而去的时候,眼前的手指攥紧红色的了裙摆,几滴水晕在了布料上留下深色的痕迹。
大脑反应了几秒才处理好刚刚发生的事,长谷部抬头有些呆愣的看着抓着衣服发出低低啜泣的少女。
耳朵尾巴都蜷了起来,为了控制住哭泣的声音咬得下唇泛白。
“主……主?我、我做错了什么吗?”对这种情况毫无经验的长谷部瞬间丢了一贯的冷静,手足无措有些结结巴巴地开口,“如果、如果我哪里做的不对……请您责罚。”
“长谷部什么都没做错啊……”他的主垂下头,肩膀紧绷着一抽一抽,“但是……但是以后不要再这样了……”
“你们所有人都很重要啊,不只是他们,长谷部也很重要啊!”少女猛地抬起头,盈满泪水的双眼看着他,为了不让眼泪掉下来她抽了抽鼻子,“长谷部受伤我也会担心的!所以……所以……”
“别再这样了……”
因为与预想完全不同的话而惊讶,长谷部一时忘了低头避开她的视线。
漂亮的蓝色眼睛,像天空的颜色。双眼因为水汽而有些迷蒙,但也同时因为强烈的情绪而发亮。
他第一次直视她的眼睛。
呆了几秒他迅速低头避开她的视线,急急应了声是,心跳莫名地有些加速。
您很……重视我吗?
能否……成为您心中最重要的刀呢?
我的主啊。
所有的事都做到最好,您能否更加重视我呢?


“呐,长谷部君,”烛台切光忠放下手上的刀,把切好的菜递给长谷部,“对于主……你不觉得自己的处理方式有点问题吗?”
“什么问题。”他头也不抬地接过菜丁。
“对主的话,你有点太过宠溺了,”烛台切犹豫了一下,“如果主上因为太被惯着最后什么都不会的话也不太好吧。”
轻轻叹了口气,长谷部对上烛台切的眼睛,“那你说,我该让她干什么。”
上次把厨房炸了,上上次把膜打翻弄脏了写好的公文,上上上次把地里的菜当成杂草拔掉了……
仔细想了想,烛台切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
“那还说什么?”长谷部低头继续自己的事,“你的饭要糊了。”
烛台切啊了一声,转身急急收拾关火。
让她依赖他有什么不好。
因为一开始做不好事情来找他帮忙,最后自然而然地由他全权代理所有的事。
如果她完全依赖他的话,那他就能成为主的第一了吧。
能处理好一切,恭敬,温顺的近侍。
指尖传来刺痛,长谷部啧了一声把手放到一边的水龙头下冲洗。
你有私心,压切长谷部,你有私心。
并不只是想做近侍而已吧,让她完全依赖你并不是只因为想成为主的第一吧。
你想做什么呢?
你到底想做什么呢?压切长谷部。
闭嘴。
强压下翻涌的思绪,长谷部继续手上的工作。
他只是她的刀而已,死物罢了,守好自己的本分吧压切长谷部,主就是主。
刺痛感顺着指尖爬上,一点点消失在心口。


从万物带回的糖果,刻意增加她喜欢的食物的三餐,平日越发周全的考量。
少女越发的依赖他,但痛苦也与日俱增,
您爱我吗?
做得再好一点,您会爱我吗?
不把恋心表现出来,只做您的近侍,最可靠的近侍,您会爱我吗?
用这种办法将您束缚在身边……
骄傲的狼蜷曲了尾巴,笨拙地向主人露出柔软的肚腹祈求一丝的怜爱。
想要拥抱想要亲吻想要占有。躁动的情绪和心跳让他烦躁不堪。拥有心居然会这样让人痛苦。
害怕过分灼热的爱意会吓到她,他只能藏起来,把所有的情愫和臆想藏起来。
丢进箱子用链条封死扣上铁锁又丢在心脏的角落里。
但就算这样,还是有些会跑出来在心头乱窜。
怀着这种感情的自己实在是卑劣无比,但是就算压抑到心底,它也扎在那里,时刻提醒着他自己的存在。
就算无法得到主的爱,就算无法表达自己的内心,也绝不能被她所厌恶。
已经不想再被丢弃了。
长谷部带着惯用的微笑看着因为他带回的糖果而露出喜悦表情的少女,在心里立誓。
但,请您爱我。
哪怕只有一点,请您爱我。
我什么都会为您做,请您爱我。


“长谷部?”她鼓了股脸颊,把糖罐递给他,“打不开……”
大概她也没有注意到她话语中带着的,浓浓的依赖感。
他接过透明的罐子,拧开递回给她。
手指的指尖瞬间轻轻触了一下,手套下的皮肤霎时发烫起来。长谷部轻轻收回手,端正坐好。
“真的没有长谷部就不知道怎么办了呢。”她含进一块水果糖,蓝色的眼睛笑得眯起来,只露出闪闪的点点星光。
“您这么重视我,我的荣幸。”他半敛了眼,唇角的笑容不着痕迹的扩大了些。
所以,请更多,更多地,重视我吧。
主,请爱我。
无论什么都能为您做到。
请您爱我。